Whispering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或者随笔
或者心血来潮的产物
或者是废话连篇的自high物。

作死成瘾,神也救不了你。

脑洞NO.2

礼司先生和尊先生是一对拥有自己牧场,过着自在生活的乡村的恋人。
尊先生一直以放任政策管理着手下的一群羊,拥有飞行证的他被礼司先生建(qiang)议(zhi)进行种田的事项。不过尊先生很懒,对农田也是以放任政策进行管理。所以有时可以看见他们家的农田里有着一群羊在啃庄稼。不过住在附近的孩子们说,要是看见尊先生早上摸着肿起来的额头走出家门的话,那几天一定能看见他的那架红色的农业飞机呼呼地划过低空。
礼司先生是一名乡村教师,在他手下教育的好(xiong)孩子会时不时以相互交流农耕心得而被邀请到他家做(zhong)客(tian)。有位橘红发的卷毛孩子透露:虽然礼司先生做的小点心很好吃,但是尊先生用自家牛奶做...

脑洞NO.1

存个脑洞。
一直觉得环太平洋的那条通感脊条有点小色情。穿着盔甲因为走路而微扭的腰背,而脊条紧贴顺着腰背的轮廓而改变形状的感觉真是…やばい。
HIGH点好怪啊我。

等我考完专业考先…动笔吧。

没,只是突然想起这句话。字丑成“夭哪,陈文锦”

刚好望天空又刚好看见。

温暖十题

  • 其实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写够十题

  • 以作者的尿性写够十题简直是

  • 好了看下能写多少写多少吧(给我认真写啊~)

  • 伏八主。微尊礼(真的很少非常少)


1.撩起刘海后落额上的亲吻

“啧,美咲,你不仅166.9,刘海也短的离谱,又凶又蠢,这是怎么回事啊,把我初中时又纯洁又童贞的DT还回来啊...”说着这些话的那个人把吻落于满脸恼羞以致通红的人的额上。


2.亲手剪发

“别动啊猴子!!叫你猴子你真成了猴子了吗??!!”

“啧,美咲给我小心点啊。啧,别剪这么多啊。啧,剪一点点就可以了。啧...”

“烦死了我知道了我看过十束哥给安娜剪过!我可是个心灵手巧的人!!”

“啧,区区一个美咲还会用四字词。啧,不要再剪下去了!”


3.“我忘了拿浴...

很多事情就像一瞬即过的风景。

抓不住的话,看他流过就好了。

太过执着于他反而什么也没有。

  • 突击部队尊哥×情报室长礼司

  • 室长很会搞(那些数据处理)

  • 两人实战

  • 伏八(只有一对话。)


       对着敌手所隐藏的地方高频率地发了一连串子弹后,周防躲身于高及房顶的大型数据处理器后面,看着在处理器上的红红绿绿的按钮一通摆弄的宗像问道:


       “可以了吗,我快没子弹了。”被喊道的人目不斜视地一边加快摆弄按钮的速度,一边用着气定神闲的态度回应:...


© Whisper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