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ing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或者随笔
或者心血来潮的产物
或者是废话连篇的自high物。

  • 突击部队尊哥×情报室长礼司

  • 室长很会搞(那些数据处理)

  • 两人实战

  • 伏八(只有一对话。)



       对着敌手所隐藏的地方高频率地发了一连串子弹后,周防躲身于高及房顶的大型数据处理器后面,看着在处理器上的红红绿绿的按钮一通摆弄的宗像问道:

       

       “可以了吗,我快没子弹了。”被喊道的人目不斜视地一边加快摆弄按钮的速度,一边用着气定神闲的态度回应:

       

       “哦呀,阁下刚才对着对方扫射的时候并不会想一下所带来的后果吗?”周防对着发起攻击的方向扫射完最后一颗子弹,抽身回来,把弹匣退掉,

        

         ”啧,你还有吗?子弹。“宗像按了最后一个按钮扶了扶眼镜,一边从腰后抽出机枪弹匣递给周防,一边抽出自己的轻机枪,

         

         ”我就单刀直入地...“ 耳上的通讯器传来伏见万年不耐烦的声音:

        

         ”室长,这句话还是等你们毫发无伤地回来后才单刀直入吧。我现在已经把撤退路线α重新拟好了,在你们的终端机上。“宗像打开终端,周防看了一眼后,选择直接无视掉终端上的画面:

         ”我要最方便的路线。”

         ”啧,这间房间的最里面有观海的落地窗。“

         ”伏见君...这还真是个方便的路线呢...“身后传来淡岛皮笑肉不笑的声音

         ”啧。“




         眼看对方已经不顾处理器,发出越来越猛烈的扫射,周防从咋了咋舌,从处理器后抽身出来,对着子弹的发出源一阵扫射,宗像趁着周防的掩护迅速地跑向落地窗,面不改色地对着控制室内的伏见下达:

       “路线β撤退,请求援助。”

       “美,八田和镰本已经在海上待机。...啧 ,为什么不是我和美咲...”

       “吵死了猴子!!!”

        周防退到已被宗像扫成碎片的落地窗前,确定宗像已经跳入海后,迅速地离开了敌方的阵地。


        宗像坐在伪装成游艇的休息间内,换上一套便服的他拿着毛巾擦着湿淋淋的头发,看着刚在周防跳下的一瞬就被八田发射的微型导弹炸成火海的地方不知在想些什么。周防从更衣室出来,看着宗像浸过水后因还没被毛巾擦干而显得有些湿润的头发,不禁地低声一笑

       

       “原来Scepter4的宗像礼司情报室室长也会如此狼狈不堪啊...”

       

         ”哦呀,唯独不想被区区几个对手而逼到跳海的Homra突击队队长来得狼狈。“宗像回头看着周防的头发难得温顺地下垂,带着半调笑(qing)的意味走向周防,把原本挂在自己头上的毛巾扑到对方头上,慢慢地擦起来:

       

         ”哦呀哦呀,想不到周防先生的头发也会有乖乖地垂下来的一天嘛。本人还以为只有周防先生的两根须须才会遵从地心引力呢..."

         

         ”...哼...“

         

         ”难道阁下已经想不到反驳的话了吗?果然是想到跳断崖这方法的野蛮人啊...“  周防忽然捉住宗像再帮他擦干头发的手,顺势把人给扯向自己身边,微微地翘唇

         

         ”宗像。“

         

         ”是。“

         

         ”话太多了...“









---------------END---------------





果然是长篇废的我。


评论 ( 2 )
热度 ( 5 )

© Whispering | Powered by LOFTER